余秋雨新書《中國文化課》,講述中國文化的古往今來
來源:澎湃新聞 | 時間:2019年09月18日

  屢屢提到要“封筆”的余秋雨又出新書了。近日,余秋雨攜新作《中國文化課》出現在上海。

  《中國文化課》將余秋雨近年來在喜馬拉雅FM上播出的音頻課程整理成文,對中國文化的古往今來作出系統梳理。在自序中,余秋雨寫道,出版此書緣由是想把在“秋雨書院”主持的博士生專業課程向全社會公開講授,包括對文化的定義、文化的歷史、精神主干等五大單元內容。

  在9月的講座現場,他與觀眾分享了心中對中國文化的定義以及新時代下的個人體悟。

  談學歷:有自主權地求道問學

  在余秋雨眼中,學歷并非指的是畢業文憑,而是求學的經歷。作為上海戲劇學院的教師,在錄取研究生的過程中,他時常感到,一些名校畢業的學生在專業上表現平平,而一些背景普通的學生,卻常有驚艷的表現。他以自己為例,在年輕時候,他曾有在農場勞動的經歷,在空暇時間才能讀書,“由于勞動之后產生只要空下來就看看書的動力,看書的效果又很好,也不在乎學歷。自我選擇的個人化學習往往有很好的效果,結果反而成了成績特別好的。”

  在他看來,學習的本質在于有自主權地求道問學。“新學歷的三個標準在于高度、完整、入心。”余秋雨表示,只要將一門課程完整、系統地闡述,并將它和接受者的生命連接在一起,進入他們的心扉,它就能成為全新的學歷。

  對于大眾推薦的經典名著,余秋雨的觀點是,應尊重自我的選擇。不管是古代的作家還是現在的作家,都有一個心理結構,喜歡的作家,本質是和自己的心理結構悄然重合,“我有權利堅持我的不喜歡。一個作品魅力不在于其他,在于被接受狀態,作為一個接受體,你在這方面最有權利做出評判的。”在學習時,不能全盤接受而丟棄自我,似少而多,關鍵在于選擇。

  談中國文化:長壽基因在于“中庸”

  在講座中,余秋雨提到,中國文化的本質是農耕文明,盡管有著反反復復的內戰,但沒有侵略性,亦少被外族侵略,因此文化的基底保留得較為完整。

  另一個重要原因是,中國文化講究中庸之道,不走極端,總是用一種有彈性的灰色哲學來解答問題。“極端主義分子像英雄一樣,站在懸崖絕壁上,許多人認為他們是英雄。但是作為真正的思想引領者不可以這樣,你在懸崖上大家參觀,了不起的肌肉都被人家看到了。但是如果民眾跟了你,民眾也就站在懸崖絕壁上,太危險了。中國的哲學就是中國文化要求把大多數中國人帶離懸崖,帶到一條安全的路上。如果有的時候路不安全,就要在盡量安全的路上,這是中國的中庸之道的思維。”

  在他眼中,中庸之道看上去不鮮明,不強烈,說出來的話口號不響亮,句子不漂亮,但是卻保全了多數人的生存,也保全了中國文化的源遠流長。

  中國文化另一重要長壽基因在于科舉制度。世界上許多重要文化沒有建立代代延續的選拔機制,幾代之后就難以為繼,科舉制度保證每隔三年提供大量管理人才,源源不斷,這是中華文化保持有序延續的重要原因。

  “實際上,大部分人對于傳統文化存在誤解。”余秋雨說,中國文化對應的關鍵詞并非是保守和陳腐,而是開放和青春,以唐代最為顯著,“真正的詩化人生實際上是充滿想象力的,在馬背上打獵、走各式各樣風景好的地方,穿不同的服裝,到玉門關、沙漠、陽關,這個時候就充滿了詩意的青春氣息。大漠進入他們的視野,千里草原進入他們的文筆,所以他們的青春氣息是和詩化緊緊聯系在一起的。在這個意義上,唐代、特別是初唐,是最青春、開放最充滿活力的一種集體人格。”

  談成長經歷:挫折就是財富

  對于人文學科,余秋雨也提到了自己的觀點:文學不應是專業,而應成為素養。

  “文學的魅力在于創造,而不在于研究。研究文學已經研究的人太多了。”他感慨,少數人可以進入文學專業,多數人盡量不要進入那個領域,它不夠專業。

  談到最欣賞的中國古代文人,余秋雨提到蘇東坡。“值得尊敬的人很多,值得喜歡的人不多。只有蘇東坡全方位讓我覺得喜歡,也全方位覺得有才華。散文、醫藥、佛學、繪畫、書法都好,而且幾乎絕大多數中國文人都對他表示親切,他有非常好的平常心。我個人比較貼近蘇東坡,也比較溫和。”

  令他感慨良多的是蘇東坡所面臨的挫折。“年輕的時候如果不經歷一些挫折,以后就很難擔當重任。在文化上更是如此,沒有遇到過挫折的文人是平淡無奇的。我還找不到一個文人沒有受到巨大挫折,卻名留青史。我很想找一個,卻從未找到。”即便在年輕時遭遇巨大的磨難,亦不需擔憂。 “我肩上的肌肉,傷口從來沒有彌合過,是被扁擔磨破的。”余秋雨說。在他眼中,所有的挫折必將沉淀,成為人生的寶貴財富。

 
彩经网双色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