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鵬一日同風起——序《形上詩詞二百首》(節選)
來源:中國財富出版社 | 時間:2019年09月16日

文/楊利民

  翻開中國文學史、翻開中國詩歌史,在古詩詞中遨游,在古詩詞中探尋中華文脈。無數鐵的事實證明:從《詩經》、《楚辭》作為源頭的、浩如煙海的流傳千年的經典詩詞對打造中華文化具有無可比擬的巨大作用。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濟滄海

  當下是個好時代,正是文人雅士發揮創作才華的好時機。聚焦時代之變,引領時代之風。引吭高歌“大江東去……”奔向光明的彼岸。總有一種智慧,讓人堅定從容。對當下的舊體詩作者來說,除了敢于恨也要敢于愛,能輕松享受生活的快樂,更要能耐得住寂寞。我們每個人都有渴望幸福、追求幸福、享受幸福的權利。人的一生,其實就是在不斷追求幸福的真諦。當然,不同的文化水平、不同的人生境遇、不同的心態的人會有不同的解釋和回答。蘇東坡用自己一生來實踐的“最好的人生,能講究,也能將就”,或許是當下絕大多數舊體詩作者所向往的。因此,除了立意、選材、布局、謀篇、起承轉合等,了解并運用中國古詩詞常見的句讀、對仗、特殊詩格,了解并運用中國古詩詞常見的修辭方法,像比喻、通感、比擬、借代、夸張、對偶、頂真、排比、設問、反問……,也是舊體詩作者必備的基本功。

  另外,巧妙地使用疊詞,能夠增強詩句的韻律感,并起強調作用。詩是用來表達人的志意的,歌是延長詩的語言,聲音的高低有和長音相配合,律呂用來調和歌聲。詩、詞和曲,是我們中華民族所獨有的詩歌體裁,它依據古漢語“平、上、去、入”四種讀音,它是以“韻”、“聲”、“調”三位一體為基本特征的詩歌體裁,抑揚頓挫的聲調,表現出詩人或喜或悲的各種情感。它不僅是中國古代讀書人的心靈寄托的一種方式,古為今用,也為現代文化人提供了表情達意的新平臺。現代漢語也有陰平、陽平、上聲、去聲這四聲,由于現代漢語沒有了“入聲字”,表現拗怒等極少數特殊情感的效果會偏弱。李清照的《聲聲慢》、岳飛的《滿江紅》,如不用入聲字作為韻腳,感染力就會大大降低。晉朝顧愷之善畫人像,有時畫好的人形,間隔數年還不點上眼睛。因為他認為人物的神情意態,就在這對眼睛上。這才有南朝宋˙劉義慶《世說新語˙巧藝》:“四體妍媸,本無關于妙處,傳神寫照,正在阿堵中”。舊體詩中的“詩眼”與繪畫中的點睛之筆相同,都是各自藝術中最關鍵的。所謂“詩眼”,就是一首詩里面最能體現出詩人思想、情感的字詞。“詩眼”在詩中具有高度的概括性、生動性和情趣性,是全詩的靈魂所在。

  注意絕句、律詩與詞的文體區別。詩與詞的文體是有比較明顯的區分的,前人已備述。簡單地說:詩可以直抒胸臆,而詞講究曲折深婉。格律詩也稱近體詩,是古代漢語詩歌的一種,是唐以后成型的詩體,主要分為絕句和律詩。按照每句的字數,可分為五言和七言。結構嚴謹、平仄有致的格律,起源于南齊,迅速發展于初唐,成熟于盛唐。格律,是中華民族獨特的、瑰麗的文化遺產,也是舊體詩作者必須嚴格遵守的法度。詩詞格律,篇式、句式等有一定的規格,音韻有一定規律,如果有變化,就必須嚴格遵守一定的規則。“繩墨之起,為不直也。”當代人寫的舊體詩,人們也稱之為格律詩或近體詩。既然是格律詩,創作時,就自然應該像盛唐詩人一樣一絲不茍。俗話說:“沒有規矩,不成方圓。”詩詞格律,是繩墨、是規范、是法度。不同于現代詩,創作舊體詩,必須嚴格遵循舊體詩的格律,不能有絲毫的僥幸心理,更容不得一絲半點的馬虎。

  遺憾的是,囿于水平,當今還有一些不合韻、平仄失替等“詩”“詞”“聯”,在官方主辦的報刊上、電視上“登堂入室”。筆者建議:相關編輯必須提高自身的文化素養,特別是詩詞格律方面的知識,嚴格把關,當好“守門人”,以免貽誤廣大的讀者、觀眾。當今,介紹詩詞格律的書籍很多,筆者認為最權威的是北京大學王力先生的《漢語詩律學》。《漢語詩律學》是提振舊體詩作者詩詞格律素養的絕佳對癥良藥,只是太專業、太艱深了。通俗一點的,可以仔細研讀王力先生的《詩詞格律十講》。王力先生的《詩詞格律十講》,是介紹詩詞格律的面向大眾的最佳普及讀物。讀者可以從王力先生的《詩詞格律十講》中了解舊體詩的格律,知道如何押韻、如何對仗、如何粘對,如何避免孤平、孤仄,如何避免三平尾,如何避免合掌,如何理解“一三五不論,二四六分明”……至于格律詩中的變體詩,特別是“拗體詩”,會牽涉到“拗救”等許多高深的詩詞格律,需要創作者不斷修煉。

  現在越努力,未來越幸運。好書不厭千回看,好詩不厭千回讀,平時,熟讀、熟背古代優秀詩詞作品,熟讀、熟背平聲字表和仄聲字表,特別是平聲字表中的2500個常用漢字,掌握盡可能多的入聲字,大有裨益。在幾千年的發展中,漢語有一些多音多義字,這是客觀存在的。舊體詩作者遇到可平可仄的字,一定要根據具體的語境作出準確的判斷,切不可草率從事。抱樸守拙。通過細心研讀,把自己存在的詩詞格律難題一個個掰開了、揉碎了,努力尋求解決的良方,這也是舊體詩作者走向成熟的必經之路。

  時間在流逝,時代在發展。對平水韻的準確判斷,今人已經遠遠落后于古人。當今的舊體詩作者中的大多數,自己還不能準確掌握詩詞格律的人工檢測。值得慶幸的是,現在網上有搜韻、詩詞吾愛等好幾款詩詞格律檢測系統可以免費檢測。所以,詩、詞,寫了之后,如果自己吃不準韻部、平仄,先通過網上的詩詞格律檢測系統進行查驗。一旦發現韻腳、平仄還存在一些問題,必須及時一一加以修改。

  吟詩時,還需要知道韻部與情感的關聯,一般來說,表現歡樂情緒的,多選用歡欣高昂的韻部;表現低沉心境的,多選用憂傷低沉的韻部。知道哪幾個韻部適合表現高昂激越的情感,哪幾個韻部適合表現纏綿悱惻的情感。填詞時,還需要注意詞牌名與情感的關聯,比較適宜表現激昂慷慨之情的,如《滿江紅》《沁園春》《六州歌頭》;《賀新郎》多抒發蒼涼的情緒,《千秋歲》宜寫憂郁悲傷之情,《壽樓春》是表現悼亡的。切勿望文生義,誤把本來是表現悲傷情感的詞牌名用來寫祝賀的內容。寫作之前,多查查《欽定詞譜》《碎金詞譜》《中華詞律辭典》《常用詞譜一百調》等相關的工具書。

  另外,熟記常用領字,如“一字領”:看、望、聽、想、讀、覽、喜、溯、悵、怕、任、待、問、憑、嘆、嗟、念、試、應、將、須……如“二字領”:卻將、莫非、何須、只須、須知、須念、還須、即此、如此、居然、自然、但看、但聞、但得……如“三字領”:最難忘、最可憐、最無端、最堪憐、最妙處、只贏得、只留得、寫不盡……求木之長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遠者,必浚其泉源。(魏征《諫太宗十思疏》)。中國古代優秀詩歌源遠流長,浩如煙海。我們不能見識片面、狹隘,只想蠡測管窺,那是看不到事物的整體和全貌的。“不憚辛勞不憚煩,釜中沸沫已成瀾。”現在是網絡時代,各種碎片化的信息充塞其中,雖然便利了人們隨時隨地閱讀相關資訊,但對完整、系統地學習古詩詞并非十分有利。閑暇時分,沏一壺春茶,不妨“冷水泡茶慢慢濃”。閱讀原典、精研原典,從《唐詩三百首》起步,再精讀《唐詩選》、《宋詞選》等,漸漸領悟詩中的旨趣和意象,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茶汁會慢慢融入到水里,品嘗時就會領略到濃郁的茶香,也把人生所有的悲歡都煮成了甘甜,都煮成了詩意。

  厚道之人,必有厚福。人生匆匆幾十年,有甘更有苦,需要不斷修煉。讀書苦,讀詩苦,寫詩更苦,苦在其中,樂在其中。經常閱讀怎樣的作品,與怎樣的人交往,往往與他的志趣相關。志趣,這無疑非常重要,甚至能改變一個人的人生軌跡,決定一個人的人生成敗。過來人常說:“讀書不苦,不讀書的人生,才真的叫苦。”“在心里種花,人生才不會荒蕪。”宋代大詩人蘇東坡、明代大儒王陽明都用自身的人生經歷告訴世人。大千世界,愉悅人的事有千千萬萬,有一種愉悅叫讀詩。經常閱讀古代優秀的詩詞作品,仿佛整天就和古代的優秀詩人在一起,即使詩詞創作不成功,人生也會很快樂!生活在粗茶淡飯中生香,靈魂在深處重逢。做一個又快樂又健康的人,這也是愛自己的一種很好的方式。還有茶人說:“淡”是人生的最深的滋味。紅塵滾滾,走南闖北,歷經風吹雨打,飽嘗人間的酸甜苦辣,當歲月染白了雙鬢,閱歷豐富了,自然淡看功名利祿,就能漸漸邁入人生前所未有的嶄新的境界。說是說非,若不下苦工,一切皆為畫餅。多讀多背優秀的古詩詞,是初學者的必經之路和不二法門。熟能生巧,有了豐厚的詩詞積淀,才能順利躍馬揚鞭、才能順利揚帆起航。“思接千載,視通萬里”見劉勰《文心雕龍》。掩卷沉思:在中國詩歌發展史上,涌現出無數的詩歌流派,除了眾所周知的屈宋、三曹、建安七子、竹林七賢、初唐四杰、李杜、三蘇……還有三張二陸兩潘一左、顏謝、江西詩派、竟陵八友、大歷十才子、新樂府、花間派、西昆體、江湖詩派、公安派、幾社、桐城派……晚唐五代時期,以溫庭筠、韋莊為代表的花間派的取材范圍偏窄,內容上可取的不是太多,但對詞的藝術發展卻起到較大的作用。

  筆者自然比較欣賞宋代“江西詩派”,暫時不去評論“江西詩派”最著名的主張“奪胎換骨”“點鐵成金”的功過得失,筆者十分欣賞“江西詩派”對平仄、對仗的非常認真的勁兒和字斟句酌、煉字煉句的不怕吃苦的精神,當然,“江西詩派”在后期發展中也出現了一些偏差,這是后話。筆者一直以為宋代的“江西詩派”的韌勁加上清代袁枚的“性靈說”抒寫胸臆,辭貴自然的靈動,也許是當下舊體詩發展中不可或缺的兩種營養素。古人說:“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筆者在這里斗膽改一下:“一日不寫兮,思之如狂。”可以用來形容舊體詩作者對創作的癡狂。聚沙成塔、集腋成裘。詩詞,需要從小耳濡目染、浸淫其中,除了卓越詩人的才氣橫溢,絕大多數都是經過自身鍥而不舍的刻苦努力,當然還需要良好的外部環境和同道切磋的氛圍。

  中國古代長于吟詩填詞的文人雅士燦若群星、不勝枚舉。這個世界上,除了“詩仙”李白,絕大多數都是普通人,雖然智商有高低、學問有大小,都離不開“勤奮”二字。中國古代詩歌,蔚為壯觀。蘿卜青菜,各有所愛。筆者常常佩服、偏愛那些不畏艱辛吟詩填詞的前賢。“兩句三年得,一吟雙淚流”“吟安一個字,捻斷數莖須”是筆者一生的座右銘,幾十年來,筆者對苦吟詩人一直是服膺于心的。身居陋室,屋雖簡陋,卻是自己的家;人在紅塵,志雖渺小,卻是自己的追求。“我是人間惆悵客”。不妄求,則心安,不妄做,則身安。筆者從少年開始,酷愛古詩詞和楹聯,仰慕古代優秀詩詞中的托物言志、含蓄蘊藉的名句。但苦于缺乏良師的指導,僅靠自己在黑夜里摸索是很痛苦的,也很難有長進的。由于生計所迫,工作后,研習古詩詞只能時斷時續、舉步維艱。筆者天資愚鈍,先天失乳、后天乏力,功底十分欠缺,從來不敢自詡。筆者由于格局不大,藏在抽屜里的幾千小習作,羞于示人,有歌頌主旋律的,有緬懷先人的,有贊美友情的,有鞭笞丑惡的,更多的是模山范水,表現“人間有味是清歡”,表現“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之類的。

  僥幸的是,筆者這幾年,先后幾十次獲官方主辦的全球、全國、全省詩詞、楹聯賽事的獎項,其中獲中國科學報社、《人民文學》雜志社等主辦的第二屆“科學精神和中國精神”詩歌大賽二等獎。當下,十分優秀的舊體詩作者,都在甩開膀子、奮勇爭先,我們豈能裹足不前?雖然我們無法改變容貌,但可以展現最燦爛的笑容。毛澤東早就說過:“舊體詩詞要發展,要改革,一萬年也打不倒。”偉人其實是在告訴我們“舊體詩詞一萬年也打不倒”的前提是“要發展,要改革”;如果停滯不前、因循守舊,那就會不打自倒的。時代在發展、社會在前進。舊體詩詞必然要隨著時代同行。舊體詩作者一方面應該虛心向古代著名詩人學習,剔除那些陳腐的理念和已經不適合當今的用詞,另一方面應該虛心向當代生活學習,做有心人,練就一雙慧眼,善于發現、細心捕捉生活中點滴有詩意的場景。以天地萬物為師,天文、地理、哲學、歷史、科技、軍事、經濟、時尚、民風、民俗、考古……均需廣泛涉獵各方面的知識。語言是在不斷發展和不斷變化的,《詩經》使用的上古音和唐詩使用的中古音,與我們現代人說話的發音,必然是有一些不一樣的。

  單就押韻而言,古人吟詩用《平水韻》,填詞用《詞林正韻》,作曲用《中原音韻》,撰寫楹聯用《馬蹄韻》、朱氏規則……隨著語音的變化,入聲字已經從今天的普通話里消失了,少部分保留在南方的一些方言里。今人吟詩填詞也用中華新韻和中華通韻,撰寫楹聯也用中國楹聯學會的聯律通則。平水韻的刊行者宋末平水人劉淵依據唐代詩人用韻的情況,把漢字劃分為106個韻部。了解中國古代詩歌史的人都知道:隋朝時期的《切韻》是206部,到唐代時,簡化為193韻,到南宋時的《平水韻》就合并為106個韻部。《中華新韻》是中華詩詞學會于2003年提出制定、2005年公布實施的。《中華新韻》根據《新華字典》的注音,將漢語拼音的35個韻母,劃分為14個韻部。其中一二聲為平聲字,三四聲為仄聲字。《平水韻》中的入聲字分別歸入平聲字和仄聲字。2018年4月24日出臺的《中華通韻》(草案),是首次從國家層面制定的“行業標準”。《中華通韻》(草案),現在知道的人尚不太多,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會普及的。

  《平水韻》與《中華新韻》、《中華通韻》,在當今并行不悖,沒有高下之分,只是作者根據各自的愛好和習慣加以選擇。當然,與押韻相比,內容自然更重要一些。毋庸諱言,筆者習慣用《平水韻》,情感上傾向于平水韻,內心里面覺得平水韻古味濃,適合舊體詩。

  不信東風喚不回

  形上這本詩集是在兩個特殊情況下完成的。一是時間短,2017年6月開始學習詩詞寫作,到現在只有一年半的時間。二是在身患重病的過程中仍孜孜不倦地追求著自己的夢想。今天終于完成了他的理想與追求。

  形上退休十年來一直從事媒介信息素養研究,出版了十來部書籍,在核心期刊發表了幾十篇論文,主持了一個國家級課題和三個省部級課題。組織了六屆全國性的《中國(西湖)媒介素養研究高峰論壇》,使浙江傳媒學院成為全國媒介信息素養研究的中心,為全國所關注和矚目。形上本人也連續三屆應邀出席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全球媒介信息素養與跨文化傳播對話論壇》,并代表中國發表演講。形上前半生拿得起,筆者期望形上后半生能放得下。俗話說:后發優勢,蹲下身子好“蛙跳”。形上古稀之年始勤耕于詩詞領域,在短短的時間里創作了200多首詩詞,其速度之快,數量之多,也算是奔逸絕塵了。

  形上的詩詞作品平實無華,既無華麗的詞藻,也無浪漫的情懷,反映的都是現實生活,都是現實生活中的重要問題,具有一定的現實意義和深刻的社會哲理,這在當代詩人中是比較少的,也比較珍貴。形上的詩作分別從各方面描述了他的生活與工作。反映了他與朋友之間的真誠關系,“游龍便有風云在,參透書禪藝厚醇”,“說笑經年無限事,盡言歲月落西沖”。反應了他在優游于山水之間的情感經歷,“驚醒一夢航跡閃,摘取凡塵作花瓶”,“盼要仙人赒福富。千挪萬擠阿彌句。利益追求何處路?真善付,心誠自把金身渡”。反應了他對社會、對國家的關注與理解,“愜居平五路,舉杯歡意。今日神州威武事,遠超岳帥收功志”“浪破風高云赳。雄發英姿勛酒。閱聲望氣場,機艦萬方堅守。怒吼。怒吼。衛峽捍臺無茍。”反應了自身上世界七十年從寒窗苦讀到學有所成的追求過程和生活體悟,“欲宜還帳芳華夢,立志神游礪美詞”,“蒼勁受恩牢禮記,碧渏被鬼早消泯。寬人于厚終歸報,勤勉予籌更嬗繽”,“為人自主天寬地,謀劃乾坤悟覺衢。言要慢談思慎密,事需善手出功夫”。也反映了對身患重病后對生命的積極態度和對醫護工作者的崇高敬意,“吾身若換群生健,駕鶴西游賞柳荷”,“繼承扁鵲傳承唱,超越時珍創獲吟。而后攀登高麓去,列編世界語門林”,“柳衰厚遇良醫圣,松偉柔扶好濟壺。”

  形上的詩集有一個特點是詩詞的系列化,通過系列化創作,加強了對創作對象內涵的深刻挖掘和對作品內涵的全面理解。如:冬暖如春系列,月全食奇觀系列,媒介素養研究系列,中國藝術系列,森山藥局系列,酒文化系列,品王警賢詩系列等等。國學大師黃侃曾說: “中國學問如仰山鑄銅,煮海為鹽,終無止境。”包括舊體詩在內,中國學問,都應如是觀。人與人之間,需要相互扶持,當一時沒人扶持的時候,自己應該站直。形上是一名詩詞新手,舊體詩的寫作要領還需進一步掌握,當然還有許多需要提高的地方,特別是對仗,空時多多閱讀古代著名七律的中間頷聯、頸聯這兩聯和著名楹聯作品或許會大有裨益。真誠期待形上在以后的創作中覓得更多的靈感,磨礪出更好的語言,爆發出更強的創造力。假以時日,成為我國詩詞領域里出類拔萃的詩人,為詩詞界作出更大的貢獻。

  舊體詩詞和楹聯是展現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智慧的根基之一,也能捕捉到轉瞬即逝的靈感火花。“秋風掃盡閑花草,黃花不逐秋光老。”眼下正值仲秋,又是菊香蟹肥時。筆者才疏學淺,本沒有水平也沒有資格寫序,《形上詩詞二百首》即將付梓,形上再三誠邀,筆者恭敬不如從命,“不忘初心,方得始終;初心易得,始終難守。”“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過來人常說:舊體詩,初學時的難,不算真的難,往往是越學越難、越鉆越困惑,內心彷徨:漫漫長夜,何時才能看見噴薄而出的一輪紅日?諸如此類的困惑縈繞心頭,揮之不去。無數前輩的經歷也啟迪我們:越是艱難、越是困惑,越是要鼓足勇氣、踏實篤行,一步一個腳印,充分利用自己人生閱歷豐富的優勢和學科特長,寫出自己的水平和特色來。當你堅持不懈、負重前行時,路旁一朵朵的鮮花會為你盛開,枝頭的一只只百靈鳥會為你歌唱,當然,之前嘲笑、諷刺過你的,也會贊揚你,有識之士更會由衷地夸獎你已經翻越一座又一座的高山。不論年紀,一個人如果能夠從每一個看似不起眼的細節,認真打磨,方能“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

  當今,是舊體詩奮斗者的好時代,更是屬于中國傳統文化者耕耘者、創造者的華麗舞臺。優秀的文學作品愉悅了時光,啟迪了心靈。在人們心中,優秀的文學作品,特別是好的詩詞作品就應該具有愉人與啟人的作用,只是需要用高超技巧表現出來,以彰顯中華民族乃至人類的聰明和智慧。張愛玲說:“因為懂得,所以慈悲。”認真讀完形上這本油墨飄香的詩集,掩卷沉思,相信讀者一定能從中領悟到形上的襟懷、氣度和抱負,也一定能體諒形上在詩詞語言、結構、錘字煉句等方面尚存在的一些不足之處,當然,更相信讀者會真心期望形上的第二本詩集能早日問世。當所有人都以攸關之心、切身之愛來關心、呵護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復興,也許就能找到重振舊體詩的妙方。網上有言:“自古人生最忌滿,半貧半富半自安,半聾半啞半糊涂。”心胸坦蕩、行善積德,仁者壽。不懈奮斗,是千千萬萬有志者的人生道路的共同底色。衷心祝愿形上:銀齡依然走在春風里!由于筆者水平很有限,難免掛一漏萬,僅作拋磚引玉,文中參考了許多資料,未能一一標明,敬請讀者、作者鑒諒。匆匆草此,聊以賀之,權作代序。

  2018年11月于杭州

彩经网双色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