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女的故事》續作出版,倫敦首發盛況堪比《哈利·波特》
來源:澎湃新聞 | 時間:2019年09月11日

  倫敦當地時間9月10日零點,加拿大作家瑪格麗特·阿特伍德現身倫敦,與成千上萬的讀者一同迎來了她的新書《遺囑》(The Testaments)的正式發行。這部萬眾期待的小說是《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的續集,其尚未出版就已入圍英國布克文學獎和加拿大吉勒文學獎。

  本年度最盛大的文學時刻,多位作家前來捧場

  據《衛報》,上一次英國書店出現如此火爆的景象時,還是《哈利·波特》發行的時候。當晚在倫敦,一群書迷身著《使女的故事》中的使女服飾——紅色斗篷與白色軟帽——沉默地走過皮卡迪利大街,加入到排隊買書的讀者行列中。“這是目前為止今年最盛大的一場新書首發式,也是最盛大的一個文化時刻。”現場的一名讀者如此告訴路透社記者。

  《使女的故事》出版于1985年,是一部女性主義反烏托邦小說。講述了虛構國度“基列”中女性被剝奪權利和自由、強迫為人生育子嗣的故事。2017年,由它改編而成的同名劇集上線并引發熱潮,《使女的故事》也就此成為了一個女性主義和流行文化的標志。而剛剛上市的這本《遺囑》,則將故事設定于《使女的故事》結束15年后。

  瑪格麗特·阿特伍德被譽為“加拿大文學女王”。自上世紀60年代中期起,阿特伍德便以持久旺盛的創作力不給評論界任何淡忘她的機會。她獲得過除諾貝爾文學獎之外的大多數重量級國際文學獎,并被多倫多大學等10多所院校授予榮譽博士學位。她的作品已被譯成30多種文字。而《使女的故事》劇集的走紅,使早負盛名的她在79歲的年紀再度成為了一名超級巨星。

  阿特伍德在《遺囑》發布前一小時現身首發式,讀了一小段小說后,微笑地聆聽讀者們的倒計時。午夜時分,她在人群的歡呼中敲響了鐘。

  作家尼爾·蓋曼、珍妮特·溫特森和艾莉芙·夏法克也出席了這場新書首發式——后兩位與阿特伍德一同進入了今年的布克獎長名單。溫特森早在大學時代就讀到了阿特伍德的作品,她評價這位加拿大作家總是凝視著那些“走入邊界的人”。

  “美國出現了特朗普這樣的總統,”溫特森告訴《衛報》記者,“而傲慢、狂妄、自我陶醉的氣氛也彌漫了唐寧街。而就在這時,阿特伍德現身告訴我們說:‘你知道發生了什么,一切都被顛倒了黑白。’這非常重要。”

  尼爾·蓋曼說:“令人驚嘆的是阿特伍德早在30年前,就把這一切寫在了小說里。當我閱讀《使女的故事》時,我還是一個懵懂無知的25歲青年,當時我還覺得這種想象過于神經過敏了,這些并不會發生。30年過去了,我知道這一切并非無稽之談。”

  “我們中有一些人是傻瓜;有一些人戰戰兢兢,愿意聽從怪物的指令;而怪物本身也在戰栗。一夜之間,彭斯和特朗普這些人掌握了實權。至少,這本書可以成為我們大腦中那個黑洞里的一只金絲雀。”

  阿特伍德:再度續寫并非不可能

  “很多年來,不斷有讀者要求我為《使女的故事》寫續集,而我總是說我沒法做到,”阿特伍德在接受BBC采訪時如此說道,“但后來發生了一些事,我發現并不像我們在上世紀90年代所期待的那般,‘基列’國會離我們遠去。世界上的很多國家,包括美國,都漸漸走近了‘基列’的影子。”

  阿特伍德表示,《使女的故事》劇集于2016年9月初開始拍攝,11月9日一早,收到特朗普勝出的消息時,劇組的所有人都突然意識到,它會是一部不同尋常的劇。這不是指這個故事本身有多么獨特,而是周圍的環境發生了變化。

  阿特伍德很欣慰使女的紅色斗篷和白色帽子為反特朗普和支持墮胎權的活動人士所采納,她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抗議方式。“他們很低調地坐著,身上所有地方都被衣服包裹得很嚴密,因而不能以他們的穿著為由把他們趕走。但每個看到的人都明白反對者想要傳達的信息。”

  關于阿特伍德會不會第三次寫作“基列”的故事,她的回答是:“永遠不要說不會,永遠不要去預言你會寫或者不會寫什么。因為你一旦做出承諾,之后又用行動推翻了它,你將不斷地被人問:‘你為什么要這么做?’比如說我之前一口否認了我會寫續作的可能性,但我現在卻寫完了它。所以說,盡管我覺得自己不會再寫一本了,但我也不會完全將它排除在計劃之外。”

  新書首發式之后,阿特伍德將于第二天參加倫敦國家劇院的讀者問答會。這將在加拿大全境超過100家電影院同步直播。本月,她還將攜新書開始全球簽售。

彩经网双色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