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文藝評論“十六字律令”
——文學評論集《語言在萬物之上從容走動》前言
來源:涂國文(新浪博客) | 時間:2019年08月09日

  文/涂國文

  自當年第一次受文友之托為其長篇小說處女作撰寫評論至今,我闖入文藝評論領域“打醬油”的歷史已逾十年了。至今撰有各類文藝評論文字70余萬字,部分發表在《文藝報》《文匯報》《文學報》《江西日報》《甘肅日報》《安徽文學》《嶺南文學》《百家評論》《關東學刊》《詩林》《浙江作家》《詩江南》《野草》等全國各級報刊上,已出版文學評論集1.3部(廣西人民出版社出版《詞語快跑》算1部,浙江文藝出版社出版的隨筆、評論集《蘇小墓前人如織》只能算0.3部)。

  我非專業的文藝評論家,所從事的職業與文藝評論無涉,寫文藝評論純屬業余愛好;我非專門從事文藝評論寫作,除文藝評論外,還從事詩歌、散文、隨筆、小說和職業文字的寫作;我非文藝評論科班出身,理論儲備先天不足,撰寫文藝評論屬于“野狐禪”。我“撈過界”,從事文藝評論工作,劣勢和優勢都十分明顯——

  劣勢:一、工作繁忙、個人文學創作任務重,從事文藝評論,需要擠時間,需要犧牲自己大量的休息時間;二、文藝評論非我的本職工作,容易貽人以“不務正業”的口實,需要抗擊來自于四面八方的誤解乃至攻訐;三、我不是文藝評論專業畢業的,需要不斷自學文藝理論知識。優勢:一、我是一個文學創作者,對文學創作的甘苦有著切膚的體認;二、我興趣非常廣泛,學術視域開闊,綜合素質強;三、我對文藝評論有著飽滿高漲的創作熱情、甘作嫁衣的奉獻精神、不辭辛勞的拼搏勁頭、挺舉新銳的人梯意識和“文本細讀”的職業操守。

  在十余年的業余文藝評論創作實踐中,我自覺遵守“融合”“并舉”“文本”“發現”“自由”“視角”“感性”“詩化”這“十六字律令”,揚長避短,努力探索并走出一條具有強烈個性特質的文藝評論之路——

  一、“融合”:(1)融學院派評論與一般性書評為一爐,既力避學院派評論常見的高深、晦澀,又拒絕一般性書評的隨意、浮泛,在二者之間,尋找一條“將文藝理論巧妙地消融于文藝評論之中,處處看不見理論,然而理論卻無處不在”的第三條道路;(2)融文藝理論與文藝批評為一爐,追求一種“批評的理論”和“理論的批評”;(3)融文藝理論與文學為一爐,追求一種“文學的理論”和“理論的文學”。

  二、“并舉”:在文藝評論中,堅持藝術性與思想性并舉的做法,注重對作家作品精神格局和藝術追求的雙重考量,堅持“靈魂永遠高于修辭和觀念”的文藝評論理念,認為作家作品的精神格局是衡量和判斷作家作品價值的一個重要標尺;認為是否具有恢弘的精神格局,是區分大作家與小作家、大作品與小作品、真作家與偽作家、真文學與偽文學的試金石;主張必須在文學作品中澆注現代精神,認為現代精神是文學創作一種重要的思想資源,是參與文學作品生命建設的血肉和呼吸,是擢升文學作品思想價值和藝術價值、定格文學作品思想品位和藝術品位的創作神器。

  三、“文本”:文本是文藝評論的基礎和核心。在十余年的文藝評論寫作實踐中,我近乎固執地堅持以文本為中心,堅持“文本細讀”,認為文藝評論必須“讓文本說話”,必須建立在細讀文本的基礎之上。認為細讀文本既是對作家作品的尊重,也是文藝評論者對文藝評論的尊重和對自己的尊重,更是文藝評論者的一種基本的職業操守。不細讀,不評論。

  四、“發現”:(1)認為“雪中送炭”永遠要比“錦上添花”更有價值和意義,堅持以“做功德”的態度做評論,以發現和推舉文學新人為己任;(2)認為文藝評論的職責不是為作家作品撰寫“產品說明書”,不能簡單地復制文學作品,要在文學作品之外有所“生成”,與作者一起參與文學作品價值體系“共建”;要能將作者寫作時沒有意識到的旨歸或技巧發掘出來,令作者驚呼。

  五、“自由”:我目前已經完成的70余萬字文藝評論文字都是純義務寫作的。純義務寫作盡管付出巨大,但好處也是顯而易見的:一、因為沒有收錢,我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真實觀感進行評論,贊美與批評,都可以絕對本乎真實與真情,忠實于自己的內心,沒必要討好誰,也沒必要作踐誰。這就避免了因“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從而影響自己的臧否;二、因為沒有收錢,在時間安排上基本上能擺脫作者的挾持,有空則寫,無空則罷;有興趣就寫,無興趣則罷。這就充分保證了我在對作家作品進行評論時,個人的自由寫作意志不受褫奪。

  六、“視角”:我認為,一切文藝現象,都是社會文化現象的表征,孤立的作品研究,最終會制約和削弱文藝評論大氣象的呈現。從事業余文藝評論十余年來,我堅持將社會視角和文化視角引入文藝評論,力避孤立的文本分析:從社會的視角、文化的視角看作品;透過作品看作者、看文化、看社會。

  七、“感性”:我認為偏理性的文藝評論益于文學理論的建設和文學潮流的引領,而偏感性的文藝評論對個體的文學創作活動作用更直接、更明顯,也更富有生趣。可能是由于個人的性格特點和審美趣味所致,偏感性的文藝評論比偏理性的文藝評論更讓我心儀。我追求一種偏感性的評論風格。

  八、“詩化”:應該說,詩歌創作出身和多血質、屬相馬、O型血的生命密碼,使得我的文藝評論呈現出了一種迥異于專業文藝評論家的評論風格。我認為,“文藝評論”,必須是一種“文藝的評論”。多年來,我一直自覺追求“評論家的文學化”,自覺追求將藝術的感知力和我個人的生命體驗,融入文藝評論之中,對文學作品進行詩性言說、詩化解讀。從美學出發,而不是從文藝理論概念出發;最終又以審美為旨歸,而不是以文藝理論的宣講為旨歸。將詩與思、情與理、感與評澆鑄在一起,努力將文藝評論打造成一種激情四射、汪洋恣肆的“詩化文本”。

彩经网双色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