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兒出版熱話題的冷思考

12家專業少兒社掌門人對談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 時間:2019年05月07日 09:50:15

文/劉蓓蓓

主持人: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記者 劉蓓蓓

嘉賓:(排名不分先后)

中國少年兒童新聞出版總社社長 孫柱

明天出版社社長 傅大偉

江蘇鳳凰少年兒童出版社社長 王泳波

浙江少年兒童出版社社長 汪忠

四川少年兒童出版社社長 常青

安徽少年兒童出版社社長 徐鳳梅

二十一世紀出版社集團社長 劉凱軍

湖南少年兒童出版社社長 胡堅

希望出版社社長 孟紹勇

新疆青少年出版社社長 徐江

新蕾出版社社長 馬玉秀

中國和平出版社社長 林云

剛剛發布的2019年少兒類圖書選題報告顯示,今年少兒類圖書選題54535種,占選題總量的23.9%,比2018年度減少了5469種,比2017年減少6768種。其中,30家專業少兒出版社上報的選題,占少兒類圖書選題的21.8%。

以上數據釋放了3個信號:其一,少兒出版仍然競爭激烈,市場火熱;其二,少兒出版已經開始走向控量提質的發展方向;其三,專業少兒社依舊發揮了骨干作用。

在看到少兒出版這些成績的同時,我們也不能忽視繁榮背后隱藏著的問題。這些問題正浮出水面,亟須引起少兒出版社的重視。為此,《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記者采訪了12家專業少兒社社長,就當前少兒出版的3個熱點問題同題作答,分享他們的思考與觀點。

問題一:專業少兒社為何在低幼板塊鮮見亮點?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專業少兒社曾是低幼圖書(這里更多指低幼啟蒙、益智圖書)策劃出版的主要力量,但近些年卻鮮見亮點,甚至在不少專業少兒社產品線中,低幼圖書已經消失。相反,民營書企卻大舉進入這一領域,并且占據了較大市場份額,您如何看待這一現象?

汪忠:專業少兒社減少低幼圖書的策劃出版,為民營書企提供了更大的空間,原因可能會有以下兩點:其一,有的民營書企認為,低幼圖書是所有品類圖書中門檻最低、生產成本最低的,他們簡單粗暴的低成本操作擾亂了低幼圖書市場。其二,低幼圖書對形式的要求比較高,與專業少兒出版社相比,民營書企在玩具類圖書的成本控制方面可能會具有一些優勢。專業少兒社堅守低幼圖書領域,并做出自己的品牌和特色,需要做到:保持科學性、專業性和權威性;育兒與育父母并重,在出版物中體現為家長設計的部分,真正幫助家長實現更好的親子共讀;以紙媒為核心,以音媒為輔助,不斷尋求最合適的出版形式;增強品牌意識,匠心打磨,潛心積累,這是打造低幼品牌圖書的必經之路。

傅大偉:在低幼圖書市場中,民營書企打造的產品一直占比較大。這類低幼讀物單品種碼洋低,完全靠低成本、大數量來盈利,單品種的毛利率很低。民營公司在控制印制成本、稿費成本方面具有一定的優勢,同時這類書的專業門檻相對較低,銷售折扣又非常靈活,因此民營公司在此類低幼讀物中的優勢愈來愈明顯。專業少兒社在少兒文學、圖畫書等類別的圖書選題方面所具有的優勢是這類民營公司難以企及的,因此逐漸形成了此類低幼圖書多由民營書企打造的格局。這也是市場選擇的結果。

胡堅:品牌低幼圖書的減少,主要原因有:低幼圖書多為套系圖書,占用書號較多,導致低幼新書相對減少;原創開發難度大,產品周期長。對于專業少兒出版社,無論從市場需求角度還是出版社發展角度,品牌低幼圖書只會加強,不會減弱。

劉凱軍:這一現象出現的原因是低幼圖書易于模仿,低價仿冒產品把原創產品擠出了市場,進而導致圖書質量參差不齊。首先,家長在為幼兒購買圖書時,有一定的盲目性,導致大量仿冒書、同質書出現,專業少兒社圖書受到了嚴重沖擊。其次,近兩年來,在卡通動漫的催生下一些低幼IP形象一夜爆紅,但在IP形象的授權管理上并沒有及時跟上,市場上出現了跟風的低質盜版產品,“劣幣驅逐良幣”的情況時有發生。同時,由于許多IP在國內市場進行多家授權,一些出版方為了搶占先機,壓低價格,完全不顧圖書質量,導致各類產品參差不齊,并在網絡銷售上引發折扣戰,嚴重影響市場規律。這使得以質量為第一的出版社在這方面缺乏競爭力。

馬玉秀:當下低幼市場消費方向主要分為兩類,一是同質化較嚴重的商超類型產品,一是高端消費需求的引進版權產品,這兩大方向看似是截然不同的兩個細分市場,但存在著行業壁壘不強、門檻較低的共性。專業少兒出版社目前在低幼圖書板塊沒有優勢。在專業少兒社從業者的眼中,少兒出版與誘人的市場份額沒有什么聯系,它承載著理想與追求,它的發起只源于關切兒童成長的那份初心。原創精品是我們不懈努力的方向,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的本領還需要增強。

孟紹勇:個人認為原因如下:低幼圖書內容出新率低,市場上琳瑯滿目的低幼圖書大同小異,新瓶裝舊酒、重復出版占其多數;低幼圖書形式日新月異,在適應新形勢、展示新形式、利用新介質等方面,民營書企反應迅速、應變及時,而傳統出版社則受慣性思維所限,開拓不足,步伐遲緩;近年來出版成本增長較快,與民營書企相比,傳統出版社機制不活、負擔沉重,出版成本居高不下,客觀上只能選擇在成本相對可控的其他領域發力,而直接成本較高的低幼圖書只能被割愛。不過,我認為專業少兒社并沒有放棄低幼圖書出版,大家只是在低谷中尋求低幼圖書更好的生產、制作和創新點。

徐鳳梅:對于專業少兒社來說,低幼圖書出版門檻一點也不低,更強調專業性,因此出版社從開發到出版需要付出的各項成本都比較高。但低幼圖書易模仿,這導致有的民營書企跟風仿造,以低成本低折扣占領市場,擠壓了出版社的市場份額。專業少兒社做低幼圖書還是要與品牌相結合。

徐江:對于低幼圖書的策劃出版,民營書企一直都不曾缺席,只是他們更側重于低幼板塊的公版或者說技術壁壘相對匱乏的領域。對于專業少兒社來說,與民營書企進行差異化競爭最大的門檻莫過于原創。因此,要想在低幼圖書領域做出自己的品牌與特色,就得有自主知識產權,即要有原創策劃能力。

林云:目前,低幼圖書是少兒出版市場上銷售比較穩定的品種之一,但因其進入門檻低,眾多民營書企也參與其中,同質化嚴重,拼價格、拼折扣,導致圖書質量難以保證,甚至形成“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作為專業少兒社,我們要有自己的堅守。低幼圖書品牌打造,要符合低幼讀者需求,要有專業的研發精神,具備專業的幼兒教育知識,關注幼兒圖書在開本、形式、材質、工藝等方面的要求。

問題二:如何警惕兒童文學價值觀錯誤引導?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隨著原創兒童文學發展的日益成熟,我們發現,有些兒童文學作品在價值觀引導上出現了問題。國際兒童讀物聯盟主席張明舟曾提到,他發現甚至在一些知名作家的作品中還出現嘲笑殘疾兒童、嘲笑貧窮等內容。您有沒有觀察到這一情況的出現?您認為,作為專業少兒社,如何警惕這一問題的出現?

王泳波:這一現象的確存在,我們在編輯書稿過程中也有遇到。有些書稿內容在特定年代看沒有問題,但不符合今天社會倡導的公序良俗的價值標準。作者要有良好的創作觀,文學既表達生活,也要升華生活,不能看到什么就寫什么。作家可以有個人的表達,但是不能把不成熟的思考傳達給還沒有甄別能力的未成年人。對于出版社來說,避免這一問題的出現,要從機制上下功夫。從組稿階段,就要和作者溝通,有不適合兒童閱讀的內容就及時提出修改意見;在編輯加工階段,要更深入地對內容進行加工,最大限度地保證作品價值觀、思想性和文學性的統一。事實上,只要出版社意識到了這一問題的重要性,就能及時有效地解決,怕的就是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出現。

孟紹勇:這種情況我看到了,而且還在正式場合提出來過。雖然這種現象不是少兒出版的主流,但極個別、極少數的案例,已經讓我們憂心忡忡。一是一些引進版圖書,打著“童心無國界”的幌子,向我們的孩子宣傳西方價值觀;二是一些刻意表現搞笑、幽默、無厘頭、玩世不恭的圖書,充斥校園,干擾了孩子們對正確價值的判斷;三是受單純市場影響,一些宣揚暴力、不健康成長的出版物,在所謂“特色”的掩護下,打著擦邊球,粉墨登場。更有少數作家,創作時忘記了自己的責任,有意無意地滑入了個人情感表達的情緒場,于是,一些明顯具有“三俗”性質的圖書被裝進了孩子們的書包。要徹底杜絕這種現象,出版社要從出版源頭上把好政治關、導向關,提出的選題要弘揚真善美,要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圖書編輯出版時要力求純凈,并牢牢把好質量關。同時,要不斷提高從業人員政治素質、業務水平和鑒別是非能力。我們說,一本好書,是哪個方面都好的書。這既是專業少兒社的努力方向,也是我們的出書底線。

徐江:我的確在一些媒體上看到過類似問題的評論,警惕這一問題的出現是極其必要的。“賢者以其昭昭使人昭昭,今以其昏昏使人昭昭。”圖書的意義在于它是傳播人文精神之公器。操持這一公器的編輯,如果出現了價值觀的迷離錯位,其害之大難以估量。因此不只是從編輯的培訓上要警惕編輯價值觀的缺失偏離,更應該關口前移,在招錄編輯時,就應該對編輯所持的價值觀進行評判。道不同不相為謀。正確的價值觀是編輯人員應該遵從的最基本的職業操守,這是不能為作者影響和左右的,不管作者的影響力有多大。

林云:好的兒童文學要將文學性和兒童性結合起來,更要有好的兒童觀引領。其中,編輯的把關至關重要。其一,童書編輯本身要有很好的兒童文學專業素養。編輯需要積累豐富的兒童文學閱讀經驗,關注兒童文學熱點。其二,編輯要了解兒童身心發展的特點,研究兒童閱讀規律。其三,編輯要有能力與作者探討作品。這種探討正是建立在前兩點積累的基礎上的。編輯要敢于并有能力與作者進行作品內容及行文風格等的探討,這樣才能打磨出更優秀的兒童文學讀物。

馬玉秀:如果說兒童文學作品中忽視了對孩子價值觀正確引導的問題應該警惕,那大家隨隨便便都能進入童書出版領域這一現象就更加值得警惕了。少兒出版看似門檻低,實際上不管是對于作者還是對于編輯,門檻都是極高的。我們希望在每一本優秀的兒童文學作品背后,編輯不僅是編書匠,更是作家創作靈感的源泉之一。我們也希望在繼承和發揚原創兒童文學現有優點的同時,挖掘出更多的優秀作者加入到兒童文學創作中來。

徐鳳梅:對于專業少兒社來說,兒童文學正確的價值觀,是放在首位的。即便作品再好、作家再有知名度,如果這方面有問題,我們寧肯不出或者是一定要刪除不合適的內容。經典兒童文學作品之所以是經典,就是因為在價值觀引導上把握得非常好,我們要向這個方向努力。

常青:兒童文學暢銷與否,關鍵還是在于作品本身的魅力,那些能夠長久留傳和暢銷的兒童文學一定是傳遞正確價值觀的作品。我們追求的好的兒童文學作品,首先是要樹立正確的價值觀,要深刻考慮兒童身心的成長。在實際編輯工作中,編輯首先要理解兒童、尊重兒童,要對作品是否具有正確的價值觀有正確的判斷,其次再看作品是否提出解決問題的辦法。在這兩點基礎上,再進一步看作品的文學性、結構組成。

問題三: 原創科普創作出版 難點在哪?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作為少兒圖書市場三駕馬車之一的科普圖書,在原創領域雖然近幾年出版數量有所增加,卻在市場銷售和讀者反饋上一直難敵引進版,您認為原創科普創作、出版方面目前存在哪些難題,如何去破解這些難題?

孟紹勇:原創科普圖書品種不足、鮮有亮點、市場低迷,原創力不足當排首位。科普作品專業性較強,又需要深入淺出、明白曉暢的表現方式,對作者隊伍提出了更高要求。事實是,具備上述兩種能力的寫作者本來不多,肯認認真真創作的人更在少數。科普作品普遍缺乏趣味性,影響了小讀者的接受程度。科普作品圖片要求高、出版周期長、成本大、起印量低,不少出版社認為出力不討好,權衡之下,一些科普選題就會被砍掉。原創科普出版要突破瓶頸,出版社重視、更多優秀作者參與、學校教育提倡,缺一不可。

傅大偉:少兒科普類圖書可模仿性比較強,一旦出現一種新的市場熱點科普圖書,跟風書隨之而來,這是造成原創科普書增長較慢的原因之一。有些出版社為打造具有自我版權保護的品牌科普圖書產品,與兒童文學作家聯手,利用具有知識產權保護的人物形象來為原創科普圖書保駕護航,取得了不錯的效果。

劉凱軍:如何加強科普圖書的版權保護是一個難題。原創科普圖書不像文學、繪本那樣便于版權保護。培養、保護原創科普作家,是繁榮創作的必要條件。此外,科普圖書對于作者和編者有更高的要求,如何將科學知識用更有趣的方式表現出來,對作者或者編者的功力是一種考驗。

馬玉秀:在原創科普類圖書出版中,最大的壓力還不是來自引進版,而是信息時代下知識付費和產品多樣性的沖擊。在線科普課程巧妙契合家長和孩子的碎片時間,線下科普夏令營等實踐活動也越來越豐富,科普圖書如何找到優秀的作者、如何贏得孩子的心是一大難題,而專業、適合的新時代少兒科普編輯人才的稀缺既是難題的根源之一,也是出版社破解難題的關鍵所在。

孫柱:原創科普圖書發展相對滯后,主要有幾方面原因:一是缺乏優秀的科普作者。這幾年情況有所改觀,但要發生根本性變化,還需要一定的時間積累。二是科普編輯和作者在編創過程中,在科普手法的運用上還不夠靈活多樣。三是科普內容“過硬”,更加注重的是知識的講述,而缺少文學性、藝術性這些能夠更好地激發少兒讀者閱讀興趣的元素。四是高品質圖片資源相對匱乏,比如航天、軍事、高新科技、微觀世界等方面,從而導致這些主題的科普讀物難以做到圖文并茂。

胡堅:目前存在的難題有3個方面:尋找少兒原創科普作家難度大,科普作家創作深入淺出的少兒原創科普圖書周期長,少兒原創科普圖書編輯隊伍打造及能力培養還要加強。如何去破解這些難題?其一,掌握更多科普作家資源,如在成人科普上,有許多優秀的科普創作者,這些作家資源有待挖掘和培養。其二,努力把科技創新應用到科普圖書上。其三,為作者提供良好的創作環境,同時提升自我的編輯能力和素養,引導作者在敘述風格及深入淺出上努力。

王泳波:科普是知識體系的構建和呈現,因此做原創科普,出版社要有一定的出版淵源,同時還要有作者資源、編輯資源。此外,少兒科普不僅是知識的積累,更強調人文色彩,要有更好的呈現視角。如果有的專業少兒社愿意將科普發展為自己的特色門類,將來市場空間會非常廣闊。

常青:科普圖書的知識點集中,對知識的準確性和權威性要求高,與兒童文學和圖畫書相比,開發出版的嚴謹度更高。而且,少兒科普要兼顧趣味性和知識性的創意呈現,因此開發難度很大,投入產出回報周期較長。我國的原創科普創作需要一個過程,需要一大批高水平作者的逐漸成長,決不能以文化快消品的開發方式來創作科普作品,出版社也需要用精品意識耐心孵化和培養品牌。

彩经网双色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