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概念作文大賽20年,半部青春文學史

來源:澎湃新聞 | 時間:2019年04月29日 17:20:36

文/羅昕

每屆“新概念作文大賽”都是一次漫長的賽事,它總是在春天啟動,經過參賽者們整個夏天的醞釀,在秋天收割,于深冬交出答案。周而復始。一轉眼,它已在文學的江湖上前行了20年。

4月27日,由現代出版社、《萌芽》雜志社聯合主辦的“新概念20年,半部青春文學史——《新概念作文大賽20年精選》新書分享會”在上海書城舉行。

分享會由《萌芽》雜志社編輯呂正主持。第一屆新概念作文大賽一等獎獲得者徐敏霞,第六屆新概念作文大賽二等獎獲得者王若虛與第十二屆新概念作文大賽一等獎獲得者李田也來到現場,與讀者分享了他們當年參加大賽的故事。

4月27日,由現代出版社、《萌芽》雜志社聯合主辦的“新概念20年,半部青春文學史——《新概念作文大賽20年精選》新書分享會”在上海書城舉行。

濃縮20年,呈現半部青春文學史

1956年在上海創刊的《萌芽》是新中國的第一本青年文學刊物。1998年,《萌芽》雜志聯合北京大學、復旦大學、南京大學等著名高校一起舉辦了首屆“新概念作文大賽”,堪稱當時文壇的大事件。

也是這一大賽,發掘了張悅然、韓寒、郭敬明、周嘉寧、七堇年、夏茗悠、郝景芳、張怡微等一大批青年作家。在中國,20世紀80年代以后出生的作家,文學履歷中很少有能繞過“新概念”的。

目前,《萌芽》雜志社唯一授權的《新概念作文大賽20年精選》由現代出版社出版。由于篇幅限制,這部精選集只收入了每屆獲獎作文中最有影響力的一兩篇作品。徐敏霞形容它是半部青春文學史,從20年前到現在。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的作者團隊除了郭敬明、郝景芳、張悅然等早已成名的暢銷作家之外,還有一批極富潛質、未來可期的年輕作者。

徐敏霞表示,她對近幾屆的年輕作家印象更深,比如林硯秋、汪月婷的作品都給了她很大的震撼。“包括家庭的問題、父母的問題、早戀的問題或者友情的問題,這是我們那個年代的人比較關注的問題。我們發現現在的小朋友想法也比較深。他們會把自己置身于這個社會,考慮自身的問題來自于哪里。我覺得參賽的作者,一代一代的年輕人,他們的思想越來越成熟,對文學的準備也做了很多。這和我們最早的時候憑借自己野蠻的情緒爆發出來的文學作品有很大的區別。”

貫穿了青春,第一次自主

青年文學愛好者們喜歡把“新概念”稱作一個“夢”,實在是因為相對每年的參賽人數,獲獎概率真的小而又小。從最初的4000多份來稿,一直到最近一屆史無前例的9萬余份,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把參加“新概念”當作自己的成人儀式,當作為求取同道而發出的信號。

談及新概念作文大賽對自己的影響,王若虛說他第一次知道這個比賽是15歲,新概念貫穿了他整個青春。“那次獲獎雖然不是很高的獎項,但是你知道你的創作是有人肯定的。因為所有寫作的人時而強大,時而脆弱,就是寫完之后自己不知道這個東西好不好。”

而新概念作文大賽首先給了他一個肯定。“這個肯定不支撐一輩子,只是在一個時期給你一個肯定,但也是人生的一個轉折點,大概十年出現一兩個。對我來說第二個轉折點就是新概念。你會發現你寫的沒有想象中那么差,你會繼續寫下去。我當時沒有想到以后要當作家,當時就是覺得可以寫下去,至于會不會當作家是另說的,但是這個路沒有頂死。后來因為各種機緣巧合,最終走到這個點。應該說當時新概念給了我一個選擇,偏偏后面也走向了這個選擇。”

徐敏霞說到,在參加新概念之前她一直是學校里比較沉穩的一個學生,符合父母的期望,符合老師的期望,從來沒有自己想過做什么。

“反過來看,新概念是我人生第一個自主的選擇。我參加比賽像王若虛一樣,悄悄的,不告訴父母也不告訴老師,自己投一個稿,也無所謂成功不成功,參加這個比賽之后發現有這么多像你一樣寫的人,認識之后成了一生的朋友。”

徐敏霞感慨,這些朋友有一個共同的回憶點。“因為在文學上,或者在你真正的興趣愛好上達成的友誼是非常值得信任的。《萌芽》提供了這樣一個平臺,很多小朋友收到復賽之后結伴到上海。到這里參加比賽的兩三天里認識了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家建立了值得信賴的關系。在以后參加工作崗位了,很難和任何人建立一個無條件信任的關系。”

不少參賽者還在比賽中收獲了愛情,比如王若虛。他說:“也有很多人沒有收獲愛情,但可以結識一個非常喜歡的對象。因為你們是有共同語言的,吵架都是高級別的吵架。”

把應試沒有意義的東西寫得有意義

相比在學校里寫的作文,徐敏霞認為新概念作文最大的不同在于限制比較少,可以寫自己特別想說的話,但要以特別的文學方式寫,所以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比賽。“《新概念作文大賽20年精選》也是非常特殊的作文選,如果你想從這個書里學到應試作文的技巧,那是學不到的。”

不過限制少不等于沒限制。現場也有讀者提問,學校里寫作文老師會有800字的限制,那么職業作家是否遇到過因為字數限制而限制寫作靈感。

李田坦言自己也想過這個問題。“之前有一位做藝術教育的張繼鋼,他說過一句 ‘限制是天才的磨刀石’。不管是寫作文參加比賽,還是做一個珠寶,都有規范。比如發微博也要限制在140字內。在有限的字數內要有取舍,可以考驗一個人的天賦和寫作技巧。”

呂正提及新概念作文大賽的要求是不超過5千字。“有人寫信說寫不完。可但凡是頂級的比賽,都是有限制的。奧運會有限制,諾貝爾獎有限制。沒有限制,隨便想怎么寫就怎么寫,就沒有樂趣了。”

“如果小朋友仔細看《新概念作文大賽20年精選》,會發現書里的很多故事素材并不奇特,可能就是一個普通的事,可以獲獎,可以引起大家共鳴。”徐敏霞說,“可能是這些故事提供了一個不同的角度。我們說寫作角度很重要,你不要老覺得我的寫作角度一定要獲得老師或者家長的認可,一定要是正確的角度,而是遵從你心里怎么想,怎么把它有邏輯、有文學技巧地表達出來,這才是一個好的文章。所有的正確的東西可能不太好看。如果大家有興趣,看一下王若虛發表的《馬賊》,那是一個很好的文章。他把家長和老師認為沒有意義的東西寫得非常有意義,這是打動我的一個重要因素。”

【附】新概念作文大賽獲獎得主寄語

周嘉寧:二十年前的新概念作文大賽是命運給予我的一份禮物,我因此獲得了長久的友誼,也以此為起點努力確認著自己在世界中的位置。在此之后的人生里,盡力而為不辜負。收錄在這里的文章曾經為一代青年虛構了一個更好的世界。

郝景芳:中學的時候,新概念前兩屆獲獎者的文章驚艷了我。在那時枯燥課文的學習中,這樣劍走偏鋒的文章,像閃電一樣引人關注。我記住了很多喜歡的名字,也渴望成為他們中的一員。很多年之后,再拿起這本回顧的書,我還是能想起曾經向往的感覺。雖然如今看起來,這些當年的文章并沒有那么好,至少能看出其中很多專屬于中學生的自作深沉,但是那種感情還是在的。

王若虛:一場新概念,半部青春文學史。二十年彈指,數多少風流人物。歲月無情,江山不老,新人磨礪,各領風騷。

陶磊:二十年前,有這樣一場與眾不同的作文大賽,題目不限,題材不限,我參加了很幸運地也獲獎了。二十年過去了,我在從事編劇的工作,也還在寫小說。同時還有很多因為新概念認識的朋友到今天也保持著聯系。他們中很多人和我一樣,因為新概念改變了人生。值此新概念二十周年之際,我想對她表示感謝!并且祝愿她今后二十年,三十年也一直能夠辦下去,繼續影響一代又一代,對文學懷有夢想的人。

滕洋:希望越來越多年輕的朋友在新概念遇見新的伙伴新的未來新的開始。

陳虹羽:13年前我參加新概念作文大賽,現在的我仍然在從事文字相關的工作,寫小說也從來沒有停止過。如果不是新概念,我可能不會走上文學這條路,也不會堅持到現在。非常感謝新概念,是新概念讓我過一個和文字相關的人生,也是新概念讓我成為了現在的我。

馬東:我參加的是第八屆新概念作文大賽,我最大的收獲,是通過新概念結識了很多現在還在一起玩的朋友。祝新概念二十歲生日快樂,期待下一個十年!

賀伊曼:希望陪伴我們無數個青春的新概念作文大賽越辦越好,希望更多的人熱愛寫作,也希望寫作這件事情能給更多的年輕人帶來慰藉。

李田:新概念改變了很多人的命運,我也是其中之一。很難想象如果沒有新概念,我將會是在哪里,日子過得怎么樣,人生是否要珍惜。因為有了新概念,我才更有勇氣確定,我會一直一直寫下去。通過這個比賽我也結識了很多朋友,收獲了女朋友,認識了文學路上的前輩,和一起同行的伙伴。希望新概念能一直辦下去,讓更多有才華的作者少走彎路,把熱愛寫作的人引進門,體會不一樣的人生。

黃可:我曾經在2008年和2012年兩次參加新概念作文大賽,后來在《萌芽》雜志發表了一些小說和散文。現在這本《新概念作文大賽二十年精選集》出版,希望能夠得到讀者的喜歡,也希望給大家帶去很好的閱讀體驗。同時祝福新概念越辦越好,繼續成為年輕人熱愛文學,喜愛文學,了解文學的平臺。

方慧:我第一次參加新概念是在第11屆,當時還是個高中生,非常痛苦和壓抑的高中生活,突然收到復賽的通知,對我來說是一個全新的出口和可能。是新概念讓我第一次發現自己離喜歡的事情這么近。這才有了我后來我跟寫作的一切關系。感謝新概念,相信這本《新概念作文大賽二十年精選集》給很多想要寫作但是不確定自己可不可以的年輕人信心和勇氣。

黃頌格:新概念是我作為年輕的寫作者,第一次獲得承認的平臺。她對于我來說意義重大,新概念二十年的時間,有三年見證了我青春期最重要的一段時間的成長。因此我將新概念視為一座燈塔,她不斷告訴我歸屬在哪里,也告訴我從哪里開始。希望新概念能夠保持生機和活力,萬古長青。能為年輕的寫作者們提供文學的烏托邦。

李玉荃:很高興新概念已經走過了二十年,為很多人像我一樣的年輕人,提供了一個認識到你和別人不一樣的機會。

汪月婷:參與新概念作文大賽,是我人生中一段非常重要的經歷。在此祝愿新概念越辦越好,擁有更多的十年,二十年。

彩经网双色球走势图